久顺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资讯 > 牛津大学科学家发现,运动不仅不能延缓轻到中度痴呆患者的认知障碍,反而有可能加重病情

牛津大学科学家发现,运动不仅不能延缓轻到中度痴呆患者的认知障碍,反而有可能加重病情

http://xliweimin8.com.cn |2020-07-31 05:43:35

最近几年,“人口老龄化”的话题被反复提起,全世界的情况都不容乐观,预期寿命的逐渐延长和生育率的持续下降使得老年人口的比例一直在上涨。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15-2050年间,全世界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将增加近一倍,从12%增加到22%[1]。

最重要的是,老年人的晚年生活状况并不乐观,随着衰老而来的各种慢性疾病会让他们丧失劳动能力,增加家庭和国家公共卫生的负担,比如说,痴呆症,这是老年人残疾和无法独立生活的主要原因之一。全世界大约有5000万痴呆症患者,每年还有1000万的新增病例[2]。痴呆有60-70%是由阿尔茨海默氏病引起的,其余还包括帕金森病、脑疾病以及颅内感染等等多种原因。 目前,痴呆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药物,不过有一点比较有共识的就是:坚持运动,据说能够延缓痴呆的进程,改善日常活动能力和认知能力(记忆力、注意力、思维能力等等)的衰退程度。 可惜事与愿违啊,最新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的一项由英国牛津大学Botnar研究中心的SarahE.Lamb教授领导的临床研究显示,中等强度和高强度的运动并不能改善轻度和中度痴呆患者的认知能力,甚至还会让认知能力衰退得更快[3]! 过去,研究人员认为运动对认知障碍的改善主要来自于几个方面:增加大脑的血液供应、改善心血管和代谢健康以及睡眠质量,还有就是预防或是治疗,但其实具体的机制还并不清楚[4]。 另外,虽然也有研究证明,运动可以减少阿尔茨海默氏病小鼠大脑中积聚的β-淀粉样蛋白[5],但是研究也没有将这一现象与认知障碍的改善联系到一起。而且大家都知道,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源头”尚且还没有确定,Tau蛋白和β-淀粉样蛋白的争斗还在继续,一些能够降低β-淀粉样蛋白水平的药物在临床试验中也都折戟了。所以,从这个研究中阐述运动的功效显然是不够有说服力的。 机制上不清不楚,而临床试验虽然有不少,但是因为方法学的试验设计缺陷和参与试验的人数少,使得它们经常得出完全相悖的结果。所以,Lamb教授觉得,还是得扩大一下参与研究的患者人数,对他们进行更严格严谨的监督和观察,来验证运动的效果究竟如何。 研究人员从2929名志愿者中筛选出了494名符合条件且愿意参与试验的轻度和中度痴呆患者(平均年龄77岁),以2:1的比例将他们随机划分为运动组和对照组。 对照组只有正常的日常护理和药物,而运动组在此基础上参加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制定的和力量训练的课程,每周两次,每次60-90分钟,为期4个月,由6-8人组成的监督小组来监督记录患者们运动的完成情况。不得不说,虽然年纪大,但是患者们的依从性很不错,有超过65%完成了既定课程的至少3/4。 在第6和12个月时,研究人员使用阿尔茨海默病评估量表认知分量表(ADAS-cog)对他们的认知能力进行评估。ADAS-cog评分从0-70,分数越高,认知障碍越严重,这是目前评价痴呆最常用的量表之一,内容较为详细,对认知功能的变化比较敏感,在药物的临床试验中被广泛使用。 参与试验的患者在试验开始前的ADAS-cog评分差异很小,对照组平均为21.4,运动组为21.2。在第6个月的时候,差距还不是很明显,分别为22.4和22.9,然而到了第12个月时,对照组提高到了23.8,而运动组居然提高到了25.2,衰退的幅度明显大于不运动的!除了体能在运动中有所改善,他们的语言和记忆能力都没有得到挽救,生活质量的量表评分也没有高于不运动的患者。 研究人员表示,以前的研究不仅样本数量小,而且多是采用自我报告的形式,运动的强度和时间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而且有些在运动中可能掺杂了认知训练,干扰项太多,很可能得到“运动有效果”的结论。 对于这个研究结果,阿尔茨海默氏病协会研究和发展主任JamesPickett博士指出,研究在招募志愿者时没有考虑他们曾经的职业和运动情况,常年保持运动习惯的人,他们所受到的运动的影响很可能与没有运动习惯的人是不一致的[6],这个“变量”没有被很好地控制。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认为这项研究可信度很高,很有意义,也很出乎意料:“我本以为运动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的。在全世界,每三分钟就会多一个痴呆的患者,而我们没有办法治愈或是延缓它的进程,现在,连运动也无效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研究人员和资金投入进来,更好地了解疾病,让痴呆患者有更高质量的生活。”[6]
图片
  • 霍山石斛枫斗价格多少钱一克(斤),正宗的霍山米斛贵吗
  • 抗菌药临床应用“现状图”公布
  • 收红包超过1500元,将被吊销医师执业证书!